<th id="g64py"></th>
        1. <rp id="g64py"></rp>

            <button id="g64py"><object id="g64py"><menuitem id="g64py"></menuitem></object></button>
            1. <rp id="g64py"></rp>

              中國為什么能在三年內重建“汶川”?

              郭洪興 陳曦 高紅霞

              2019年09月25日08:30      來源:人民網

              初秋時節,汶川映秀鎮流水潺潺,鳥語花香。來往游客、小鎮街景及遠處蒼翠的山峰,共同構成一幅祥和安寧的山水畫卷。

              映秀新貌。汶川縣委宣傳部供圖

              映秀鎮西南一隅,倒下的漩口中學永遠定格在2008年5月12日。時光流淌,“悲傷”的詞匯被逐一寫進歷史,新家園、新生活、新產業漸漸磨平“地震災區”的標簽。

              慘烈的“5·12”汶川特大地震,在中國的“心腹之地”劃開了一道深深的傷口。這是一場新中國成立以來破壞性最強、波及范圍最廣、救災難度最大的地震——受災面積相當于西班牙整個國土,受災人口比北歐五國人口總和還多。

              在如此廣闊的土地上,喚起千萬顆心靈的希望,重塑安居樂業的家園,再次為經濟社會注入活力,用了多久?

              三年。

              從瞬間“歸零”到物質重建、經濟重振、文化重興、社會重構,僅僅用了一千多個日夜,一場慘烈的天災變成新跨越的起點。

              災后重建的“汶川答卷”震撼了世界。2005年美國新奧爾良颶風,十年之后還有不少災民無家可歸;2011年日本大地震,重災地區目前仍是滿目瘡痍。面對重大自然災害恢復重建的世界難題,中國,逆轉了被災難倒撥的時鐘。

              “超越自然的奇跡,總是在對厄運的征服中出現。”汶川、北川、青川……早已不只是川西崇山峻嶺間一座座小小縣城,而是中華民族精神信念的象征,是窺見社會主義中國的窗口,更是解讀“中國共產黨為什么能”的密碼。

              中國共產黨的堅強領導是災后重建奇跡的根本原因

              2018年2月12日,習近平總書記來到汶川縣映秀鎮考察。走過震后第十個年頭的映秀,街道井然有序,各式店鋪林立,臨近春節,小鎮到處彌漫著濃濃的年味。在聽取汶川特大地震災后恢復重建及發展情況匯報后,習近平總書記強調,災后恢復重建發展取得歷史性成就,展現了中國共產黨的堅強有力領導和我國社會主義制度的優越性。

              國旗黨旗相映紅。劉海天攝

              中國共產黨的堅強領導,正是“汶川奇跡”的根源所在。從抗震救災到恢復重建,工作千頭萬緒,紛繁復雜,群眾訴求急迫、具體而細微。中國共產黨的執政能力,體現在從中央到地方每一名黨員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中。

              時光回溯到2008年。災難發生后,黨中央接連發出一道道決策指令:第一時間發布全國總動員令,啟動國家一級應急預案;第一時間從各大軍區調集部隊,協調全國各種資源馳援災區。震后24天,中共中央政治局召開常務委員會會議,研究部署汶川地震災后恢復重建對口支援工作;震后27天,國務院頒布《汶川地震災后恢復重建條例》;震后37天,國務院制定《汶川地震災后恢復重建對口支援方案》;震后4個月,災后重建總體規劃正式發布,中國政府提出“三年基本恢復,五年發展振興,十年全面小康”的災后恢復重建總體目標……

              所有災區基層黨員干部,同樣經歷家園破碎的苦楚,同樣承受痛失親人的悲傷,都是“五加二”“白加黑”,把“苦盡”留給自己,把“甘來”讓給群眾。

              汶川地震發生時,時任映秀鎮中灘堡村村主任的楊云兵,僅用18分鐘便成立了抗震救災臨時指揮部。40分鐘后,楊云兵就帶著30多名干部群眾前往映秀小學開展救援。而在地震發生3天之后,他才顧得上尋找自己的妻兒。

              2017年,映秀鎮中灘堡村黨支部書記楊云兵帶領干部群眾趕往九寨溝抗震救災。受訪者供圖

              有數據顯示,汶川大地震10個極重災區的黨員干部,大比例的人承受了失去親人或傷殘之痛。但在抗震救災和恢復重建中,他們用自己的堅守,踐行著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宗旨,為災區群眾傳遞著信心與希望。

              十一年過去,一提起老村主任朱開榮,綿陽平武縣平通鎮易陽村彭蘇蘭還是連連豎起大拇指。“朱主任家的房子也垮了,但他顧不得自己家,成天幫我們盯著,協調建材,解決供水供電。沒有他,我們的新房就蓋不起來!”

              領救濟、住板房,黨員干部朝后讓;挑重擔、解糾紛,黨員干部往前沖。說不上重大,也談不上豪壯,但在這樣的點點滴滴中,災區群眾感覺有了主心骨。災后重建的過程,生動呈現出一個政黨為人民服務的信念。

              災后一年中,四川省各級基層黨組織共動員120萬名黨員組成2萬多支服務隊,活躍在災后恢復重建第一線,幫助受災群眾解決建房選址、信貸資金、心理輔導、技術培訓等各類問題。恢復生產、重建家園,強烈的責任感、使命感,激勵著共產黨人與災區群眾魚水相依、血肉相連、患難與共。

              “我們是有組織、有信仰、有覺悟的人。”在地震中失去11位親人的北川縣委副書記瞿永安的話,道出了千萬震區黨員干部的心聲。

              到汶川震區考察的外國友人感慨道:“有一本‘經’我們很難取走——你們有這么多勇于獻身的共產黨員。”

              堅持以人民為中心是災后重建奇跡的內在動力

              廣元市青川縣東河口地震遺址公園,寬約5米,高約14米的“大愛崛起碑”格外引人注目。這座大寫“人”型石碑,寓意著災后恢復重建最核心的價值理念——以人為本。

              震后大規模的社會調查顯示,96%的災區群眾最擔憂的是重建住房,94%的群眾最期待的是安置新家,數以萬計借讀他鄉的孩子最盼望的是重返故鄉。

              2008年6月8日,地震發生后不到一個月,國務院頒布《汶川地震災后恢復重建條例》,從地質災害排查、過渡性安置、活動板房使用,到受災群眾基本生活條件保障、村民住宅建設,80條內容條條直系民生關切。“國務院出臺的首個災后重建相關文件,就將千頭萬緒的重建工作指向了‘人’這個核心。”四川省社科院研究員楊先農如是評價。

              羌鄉笑臉。汶川縣委宣傳部供圖

              2008年7月,汶川地震災后恢復重建總體規劃大綱經國務院審議通過。從災區群眾的生活生產需要出發,把災區群眾的根本利益放在首位,充分聽取災區群眾意見,發揮災區群眾的主體作用,優先解決與災區群眾生活密切相關的基本問題等成為規劃編制的核心原則。

              “把群眾安頓好,把民生保障好,把災區建設好”,執政為民的基本理念,民生為先的積極實踐,成為恢復重建中最有效的社會動員,為科學、快速安置和重建奠定了堅實基礎——

              震后10天,1500多萬人實現應急安置;

              震后100天,1200多萬人過渡性安置完成;

              震后一年內,350多萬戶震損住房修復加固全面完成;

              震后一年半,150萬戶農房重建全部完成;

              震后兩年,25萬戶城市居民住房基本完成,“家家有房住”的目標提前一年得以實現。

              傾聽人民呼聲,尊重人民意愿,把“人的自主性”放在第一位,災區人民不僅是地震災害的承受者,更是重建奇跡的創造者。

              2008年10月,都江堰市荷花池片區公布災后重建新規劃。作為都江堰市災后城鎮房屋原址重建的首個試點,無論是拆除受損房屋,還是重建房屋戶型,都由業主充分討論,民主集中后拿出最后方案。

              原都江堰市古城區災后重建歷史文化專家組組長王國平回憶,在災后重建中,都江堰確保“住房如何建、住房誰來建、小區誰來管、發展誰受益”等四方面的“群眾說了算”。在重建規劃編制過程中,100多家規劃機構將辦公室從“寫字樓”搬進了田間地頭,平日里拿慣鋤頭的農民罕見地當起了規劃專家的“老師”“顧問”。

              數據顯示,2009-2010年,都江堰市拆除危房1550余棟,征地拆遷上萬畝,卻未發生一起嚴重影響社會穩定的事件。與此同時,廣大群眾創造性地探索出了12種城市住房重建模式和10種農村住房重建模式。“壩壩會”“板房夜話”的協商式民主改變了自上而下的決策程序,讓群眾意見得以充分表達,矛盾和糾紛大大減少。

              “建房子還要給路子,補資金也要提素質。”災后重建,不僅關切群眾的眼前利益,更重視可持續發展的能力。優先供給公共服務,優先升級基礎設施,優先發展重大產業。在物質援助的同時加強技能培訓,在“輸血”的同時努力提高“造血”功能,這讓重建超越了簡單的復制,使危機變為跨越式發展的契機。

              “最堅固的是學校,最漂亮的是民居,最現代的是醫院,最受益的是群眾”——這是地震受災群眾對災后重建的共同評價。“合乎民情,順乎民意,把‘人的自主性’放在第一位,變‘政府包辦’為‘群眾自治’的‘參與式重建’,推動了千萬民眾對災后社會的再適應,也讓人們對未來的信心和重建的積極性空前高漲,大大加快了災后重建進程。”楊先農說。

              社會主義優越性是災后重建奇跡的制度保障

              行走在地震災區,稍加留意就會發現,在汶川,有東莞大道;在北川,有山東大道;在什邡,有北京大道。一個個特殊的地名,清晰記錄下當年全國18個省(市、區)對口援建的轟轟烈烈,更生動印證了社會主義中國巨大的制度優勢。

              桃紅柳綠新羌城。 汶川縣委宣傳部供圖

              震后僅一個月,國務院即出臺《汶川地震災后恢復重建對口支援方案》,全國近2/3的省份行動起來,對口支援重災縣市。

              “一省幫一重災縣,舉全國之力,加快恢復重建”,這一科學決策是災后重建中最大的創新。承載著無數愛心的涓涓細流,匯聚成奔涌的江河大川,造就了社會主義制度優越性的“汶川樣本”。

              山東—北川,廣東—汶川,北京—什邡,上海—都江堰……來自東部和中部地區的19個省市與四川18個重災縣及陜甘重災地區結成對子。“把北川當作山東的一個縣來建”“都江堰就是上海的第20個區”“對口援建是檢驗東部各省綜合實力和政治覺悟的窗口”——原來相距遙遠的兩地,從此手足相連。

              四川省災后重建規劃協調小組成立后,從全國各地趕來的專家數以百計。他們奔走于各個災區,訪談、摸底、調查、評估,印送的各種研究報告和資料文件達5000多萬字。所有這些辛勞與智慧的付出,都是無償的。

              回首那些挑燈夜戰的日子,華中科技大學耿紅老師感慨不已:“那是中國最大的規劃室,這個場面是新中國成立以來罕見的,只有‘一五’期間有過。”

              為了制定汶川映秀鎮的重建規劃,國內規劃設計界的高手齊聚一堂。同濟大學規劃設計院等規劃界精英團隊共同編制災后恢復重建總體規劃,向全球“借腦”,多次征求中外專家意見。其目標,不僅僅是要把映秀鎮建設得精致美麗,更要使其成為“抗震建筑示范區”“防災減災示范工程”。為此,負責對口援建的廣東投入超過12億元。

              一省幫一重災縣的國家動員,讓壽光的蔬菜在北川抽出嫩芽,江蘇的草莓在綿竹結出果實,汶川的教師在羊城深造,都江堰的保姆在上海找到工作。溫州精神、遼寧經驗、東部先進的發展理念與管理模式,在重建中推廣傳遞,生根開花。

              當基礎設施援建告一段落,“對口援建”自動向“對口合作”演進:“青川經濟社會發展”編入浙江省的“十二五”規劃;廣東每年異地培訓上千名汶川籍農民工;綿竹江蘇工業園、什邡北京產業園、川浙產業園……從單向的八方支援、輸血造血,到雙向的互利共贏、長期合作,新的思路、新的觀念帶來了新的起點、新的出發。對口援建,讓“先富起來”的東部地區找到了縮小東西部差距的支點,與災區協力同心,譜寫了“區域協調發展”的篇章。

              亞洲開發銀行的代表們贊嘆:大災之后,由中央統一安排發達地區支援災區的做法,世所罕見。“政府強大的動員能力,是救災速度和效率的保證”。

              不僅僅只有對口支援。

              四川省分配到“特殊黨費”援助資金80.3億元,都用在了災區民生最直接、最緊迫的領域:47億多元用于幫助災區群眾援建倒損住房等民生項目;近20億元用于幫助災區中小學校恢復重建;10億多元用于幫助災區重建和修復村級組織活動場所及農村黨員干部現代遠程教育接收站點等設施。

              震后三年,中央財政在恢復重建的投入達到2200億元,稅費優惠、金融支持、用地保障、法制保障……黨和國家的一系列“頂層設計”,為恢復重建提供了最強有力的制度支撐。

              西南財經大學公共管理學院院長廖宏斌認為,在汶川重建中,政府力量與市場手段實現了相互補充、彼此呼應;強大的組織動員能力全心全意服務于民生福祉;無私援助從個人自由上升為不可動搖的組織意志。他說:“汶川重建,充分體現了社會主義集中力量辦大事的制度優勢;汶川奇跡,是政府動員與市場力量的雄渾交響,是自力更生與八方支援的壯麗凱歌。”

              偉大的抗震救災精神激勵災區人民砥礪前行

              “任何困難都難不倒英雄的中國人民!”“我們都是汶川人!”……多年之后回望汶川,這些曾經激蕩災區的強音,依然縈繞在國人心頭。

              災區的一磚一瓦、一草一木,無不傳遞著偉大的抗震救災精神。2008-2011年的三年時間,我們不僅重建了一個山河壯美的物質家園,更重建了一個意義深遠的精神故鄉。

              映秀東莞大道上擺的壩壩宴。 汶川縣委宣傳部供圖

              汶川縣映秀鎮漁子溪村的張志富,地震前在原漩口中學當門衛。如今已年過花甲的他,仍時常想起學校的老師方杰。地震發生時,方杰用手支撐住教室大門,全班幾十名孩子成功逃生,而他被壓在了墻瓦之間。救援人員發現他時,他的雙臂仍保持撐舉狀態。張志富時常感慨:“這樣的人,咋能忘了呢!”

              為援助地震災區而犧牲的英雄中間,有一位山東漢子叫崔學選。

              崔學選生前是濰坊市抗震救災援川前線指揮。冒著余震、滑坡和飛石,他帶領援建人員踏遍了北川縣桂溪鄉的土地。2009年7月13日,因連續超負荷工作,崔學選倒在了援建路上。彌留之際,他還對守在身邊的老母親說:“媽媽,等我病好了,我帶你去看一看新北川。”直到今天,北川老縣城遺址旁,汶川大地震紀念館里,人們還常常在他的雕像前駐足。

              “萬眾一心、眾志成城,不畏艱險、百折不撓,以人為本、尊重科學”,汶川恢復重建中,偉大的抗震救災精神一直陪伴災區人民,激勵著災區人民自強不息、重建家園。

              地處偏遠大山中的廣元青川縣黃坪鄉棗樹村,村民們在墻上寫上了兩條被網友譽為地震災區“最動人”的標語:“有手有腳有條命,天大的困難能戰勝!”“出自己的力、流自己的汗、自己的事情自己干!”

              這兩條標語的靈感來自村民石光武——棗樹村震后第一個搬進永久性住房的硬漢子。當自家的兩層樓房被毀后,石光武領著家人起早摸黑,很快搭建了臨時過渡房。在他的感染下,鄉親們自發重建家園,開展生產自救。

              “懶人才會沒飯吃,勤快的人不會挨餓。”地震被困廢墟下172小時后獲救的“最牛礦工”彭國華,災后積極跟人學習手藝,干上了泥瓦匠。災后重建完成后,他去附近的茂縣等地打零工,在自家林地里薅草、種樹,如今日子越過越好。他說:“既然活下來,就得活出個樣子。”

              早年事業有成的沈艷燕,在地震后義無反顧選擇回到家鄉綿陽平武縣牛飛村創業,與鄉親們一起重建家園。如今,她已經培訓羌繡繡娘數千名。每名繡娘每個月依靠羌繡制作能收入3000~4000元。

              只要精神在,希望就在。地震可以摧毀家園,但摧不垮人們重建美好生活的信念和力量。在抗震救災精神的感召和激勵下,許許多多的石光武、彭國華、沈艷燕,穿越災難、重建家園、追逐夢想,用一點一滴的奮斗編織出幸福新生活,用實際行動不斷推動著災后重建進程砥礪向前。千百萬干部群眾的奮斗,億萬中國人民的堅守,無數建設者的奉獻,崇高的理想、堅定的信念和深沉的感恩,隨著重建的腳步,匯入社會主義中國一脈相承的精神譜系。

              黨的先進性,制度的優越性,人的創造性……三年重建,充分呈現了一個政黨對人民的忠誠、一個民族對未來的夢想,檢驗了社會主義中國的制度活力,增強了我們走“中國道路”的堅定信心。

              今天,大地震撕裂的山川已重披綠裝,新建的家園正在書寫新的時代華章。三年重建,那些“新生”背后的故事和邏輯,其實可以成為整個人類共同的財富。 

              (責編:馮粒、曹昆)

              從1949年到201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走過了70年的風風雨雨,中國共產黨領導中國人民自力更生、艱苦奮斗,創造了舉世矚目的中國奇跡。

              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是近代以來中國一切仁人志士夢寐以求的社會理想。新中國成立70年來,我們比歷史上任何時期都更接近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目標,比歷史上任何時期都更有信心、有能力實現這個目標。

              這一切是怎么發生的?中國共產黨為什么能?中國為什么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來自哪里?世界充滿好奇,時代不斷追問。

              人民網重磅推出“70年70問”大型全媒體系列報道,尋找歷史性成就蘊含的“中國基因”,破解歷史性變革背后的“中國密碼”。

              秋霞伦理电院网伦霞